云南文山“乌龟壳”男孩饱受病魔折磨 治疗费捉襟见肘(图)

2014-07-24 18:17|来源:云南网 |2129人阅读

北京专家为小张鹏远程会诊

云南省程可视医学诊疗中心,小张鹏两眼出神地凝视着窗外,眺望着远处的工地。

远处,树枝上的一只麻雀,活蹦乱跳地在树上游戏,可小张鹏羡慕那只麻雀,它的世界没有痛苦。

眉清目秀的小张鹏一米出头,比同龄人要矮。他的右臀部看起来比左边大很多,整个身体向左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他笔直,右腿长左腿约5厘米。

即便穿着长裤,小张鹏的右边屁股的臌胀也相当明显。

爷爷张学良把孙子抱起脱掉裤子,只见小张鹏右臀上竟长了一个20公分左右的肿瘤,肿瘤上有一个5厘米大小的“肉窟窿”。

撕开纱布,血立刻流了出来,可是坚强的小张鹏一声不吭,只是不停的用手抓“肉窟窿”旁边的肉。

父亲每隔一会儿就会帮小张鹏揉腿。

病魔来袭

男孩臀部长出“乌龟壳”

小张鹏家住广南县珠街镇新么普上村,他出生7个月后,父母就去广东打工了,把他留在老家交给爷爷、奶奶照顾。

在没有生病之前,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谁也没想到,不幸突然降临到他的头上。

2010年春节,3岁的小张鹏得了一场感冒,爷爷带他到村上的卫生所看病。发现小张鹏右边臀部有指甲大小的一个包块后,没敢给他打针,叫大人赶紧送他去大医院检查。

小张鹏的爷爷就领他到广南检查,检查以后医生说可能是囊肿,接着又去州医院开远解放军第59医院检查治疗。最终诊断结果为神经纤维瘤。

同年2月,开远解放军第59医院给他做了肿瘤切除手术。然而好景不长,手术后仅过了4个月病情就复发了。

随后,一家人辗转来到昆明肿瘤医院检查,确诊小张鹏为清洁性纤维瘤,医生告知已经癌变。而此时他们已经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为了支付小张鹏昂贵的医药费,小张鹏的父母只能忍痛丢下患病的孩子到广东打工。

2010年10月,小张鹏来到云南省肿瘤医院,医生认为小张鹏所患的是侵袭性纤维瘤,怀疑是恶性肿瘤,建议不做手术。这时,新长出来的包已经扩散到拳头大,随后几年,小张鹏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2011年,年迈的张学良在帮邻村村民盖房时不慎从楼上摔下来跌断了腿,这个苦难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纱布包裹住了肿瘤中央溃烂的肉。

四年求医无果

“乌龟壳”长到足球大小

说起小孙孙的病,今年58岁的张学良几度硬咽。

“现在孩子就是我们两个老人带着,每天睡前都要帮他换药、擦药,孩子每天晚上都要疼醒几次,叫我们帮擦药,心里面像刀绞一样难受。”眼看着小张鹏的肿瘤越长越大,孩子疼得睡不着,爷爷张学良心如刀绞万分心痛。

在巨大的苦难面前,小张鹏一家始终没有放弃治疗小张鹏。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奶奶每天都要帮他洗、搽药、缠纱布。我每天喂娃娃吃三回药,晚上他疼得受不了时候,我只好多喂他几次。”

张学良向记者表示,他现在最愁的还不是钱,“多少钱都治,钱是身外之物。但是哪点才能治好啊。娃娃要是好掉,病换到我身上也愿意!”

在2010年的切除手术完成后,4个月肿瘤依然顽强地又长了出来。”

此后,一方面碍于经济状况,一方面迷信“土办法”,三年多内,张学良始终在带小张鹏求助各种“赤脚医生”。

“拔过火罐,用过草药,但也不见效。”看着孙子骇人的溃疡面,张学良承认,极有可能是“赤脚医生”的不当医疗与恶劣的卫生条件加剧了感染。

为挽救孙子,爷爷试过“神医”的“祖传秘方”,花了几千元,却见不到任何疗效。

为减轻孙子的疼痛,爷爷用针刺穿了他的包块,用拔火罐的办法来治疗。

然而,包块没消,针眼处却开始溃烂,如今,溃烂到了拳头大。

每当小张鹏喊疼时,爷爷只能给孙子远在广东的父母打电话,以此来分散孙子的注意力。儿子的哭喊,父母听在耳里,疼在心里,但为了给儿子挣医药费,他们又舍不得花路费回家看看。

各种“祖传秘方”失效后,张学良带着小张鹏来到了昆明肿瘤医院。

医生确诊为侵袭性纤维瘤,可表示院方无法为小张鹏做手术。

“牵扯着神经,髋骨这些都坏掉了。”张学良告诉记者。接着,听闻广西百色的医院可以做相关手术后,爷孙俩又离开了昆明。

“但他们那边也做不了。”

4年来,这个包块越长越大,如今已长到一个足球那么大。大包块里包含七八个小包块,看起来就像一个“乌龟壳”,还严重影响到他直立行走。

他的右腿比左腿长约5厘米,走路或站立时,身体总是向左倾斜,走起路来也一瘸一拐的。

纤维瘤使小张鹏的右臀又红又肿。

远程会诊

专家建议保守治疗

云南省远程可视医学诊疗中心成立于2006年,旨在通过远程视频,让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患者能够享受到省级医疗专家的治疗,专家们通过视频就能为患者看病。

小张鹏的命运引起了该中心的关注,云南省远程可视医学诊疗中心决定免费为他邀请北京的专家进行远程会诊。

7月22日下午3时,7岁的小张鹏半弯着腰,拖着竹签一样细的右腿,一瘸一拐地走进了远程医学会诊室,呆呆地看着视频中远在北京的北京儿研所小儿骨科主任医师邓京城教授的远程会诊。

经过一小时的详细问诊后,小张鹏的父亲闭上眼睛,等待着专家的会诊结果。

邓京城教授表示,小张鹏的肿瘤应该介于良性与恶性之间,“但因为拖了三年,有向恶性转化的趋势。”

令专家担心的是,孩子目前的病情已经侵犯到了骨盆和皮下组织,要完全切除这个“乌龟壳”存在很大风险。眼前的难题是,孩子的肿瘤已经“霸占”了整个臀部,如果手术切除会留下一个大窟窿,孩子的骨盆处形成“空洞”,手术后无法缝合。

邓京城建议孩子一家应该再带小张鹏做病理切片,“确认纤维瘤还不够,还要看是否转移了,是否已经转化成了肉瘤。然后再采用生物疗法、放疗、化疗,可能孩子还有一线生机。”

“我们会带孩子再到肿瘤医院再做详细检查,但检查费和高额的化疗费手术要花很多钱,这对我们简直是天文数字。”的父亲张成贵看着坚持站起,出神地看着窗外的小张鹏无奈地说。

为此,本网页倡议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

关于“乌龟壳”男孩小张鹏的病情与治疗,本网将继续追踪。

编辑 liumin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

昵称:

热点新闻

更多
16小时网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最新文章

更多

轻松一刻

更多
16小时网移动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